零點

【全职/叶黄】無聲之言

发个架空脑洞,主题是『论如何让黄少跟叶神在不说一句话的状况下谈恋爱』。

LO主脑洞虽大但知识不足,设定就当浮云,看过就好。

就是个坑,如果不坑,目标就是叶黄到结局为止一句对话都不说!

--

叶修叼着烟,却没点燃。隔离舱虽然是通风的,但却严禁烟火。叶修真是快要闷死了,不能抽烟,又没有任何可以稍微打发时间的东西。

在被称为荣耀的巨大的假想空间里,漂浮着许多像是气泡般的透明球体。除了那些气泡,这个空间里甚么都没有,只有一望无际的白色地平线,跟彷佛燃烧一般的橘紫色天空。

那些漂浮着的泡泡,通常都被以隔离舱这个简称称呼。一个隔离舱搭载一个人,而在舱壁的表面上会展示其搭乘者的所属战队跟个人信息。在这个专门用来战斗的空间之中,绝对不会被破坏的隔离舱同时发挥了避免攻击波及,俯瞰战场以及限制行动的作用。
简单来说就是一个会飞的圆形屏幕,坐在其中的人除了与自己所属的战队通讯之外,完全不能操纵控制这些气泡,当然也不能离开。一但进入荣耀系统,能离开隔离舱的就只有一个理由,战斗。

而现在是战斗前的预备时间,各家战队的队员正在加载荣耀。这个一望无际的空间中,透明的气泡逐渐增加了。

叶修有点后悔自己太早登入,造成如今完全没事可干的局面。但是在嘉世失去荣耀冠军之后,整个战队的气氛就逐渐开始展现令人不安的倾向。毕竟冠军得到的资源是远胜其它战队的,一但失去,这种巨大的落差很容易让人感到动摇、不安以致绝望。叶修从来没有放弃继续带领嘉世重新夺冠,但是即使如此,有时候他也会觉得独自待在隔离舱中更为平静。

叶修只好开始观察起身边的其它隔离舱,最后他注意到了距离自己大约一百公尺处飘浮着的那一个。舱壁上隐隐的蓝光画出了一把剑跟魔法阵的图示,那是蓝雨阵营的识别形象。
而在那个识别形象中央,用通用语写着『夜雨声烦』。

里面坐着的青年,看起来比叶修小不了几岁。五官算是清秀,神情凛然坐姿端正,蓝雨风格的长袍型军服也工整服贴的穿在身上,但那双眼睛却没有军人特有的肃杀沉重,一头短短也棕发却四处乱翘。明明一身挺拔拘束的军装,却奇妙的散发着一种自在不羁的感觉。

虽然给人的感觉并不像个军人,不过夜雨声烦的本事却是无可置疑,叶修无数次看过那道清冷决绝的蓝光是如何干脆的抹过敌人的颈子的。

蓝雨是一个以魔法为主力的战队,主要的战斗方式是将魔法附加在各式武器上的组合攻势,队长索克萨尔更是大陆上数一数二的魔导师。

至于夜雨声烦可以说是蓝雨之中的一个特例,虽然他的反应神经与动态视力几乎可以说是出类拔萃,但却不会任何魔法,而是使用一把名为冰雨的剑,辅以施展了各式强化魔法,几乎可以说是全功能盔甲的军服。

在普遍困扰于近战攻击的魔法军团里,夜雨声烦是个毫无疑问的王牌。

即使在魔法与科学双向精通,拥有全大陆独一无二的魔科学技术,被称为『斗神』的叶修眼里,这样的战斗方式也是很有意思的。

叶修为嘉世出战已经是第六年了,跟在两年前第四季加入的夜雨声烦也算是面熟,不过两人之间的接触顶多只有几个眼神交会。各家战队对彼此的防备心都是极深,为了把一切问题屏除在萌芽,除了隔离舱干脆就是完全隔音之外,名字也是保密的。如同叶修的隔离舱上显示的是『一叶之秋』,『夜雨声烦』也仅仅是个代称。

因此叶修从未听过夜雨声烦的声音,毕竟两人之间连一句话都无法交换。

叶修百般聊赖的用指尖画过舱壁,同时兼具显示功能的舱壁对叶修的碰触产生反应,浮现出一条又一条浅红色的光痕,维持了几秒又迅速消失。

一条光痕消失之前,叶修又补上一条,最后一整片舱面上都布满了红色的纹路,组合成了一个小小的魔法阵。但依照普通的魔法运行规则,这个阵却是绝对无法启动的。这正是叶修所独有的魔科学系统,除了他以外没有人能够使用,所以他也不介意在隔离舱上这样公开的涂涂抹抹。更何况,这个叶修临时乱画出来的魔法阵功用只是可以吸收烟雾而已。不过丢几个在嘉世的本部里,或许他们就不会再去管他烟不离口这件事了吧?

魔法阵彻底从舱面上消失以后,叶修抬起头,却发现夜雨声烦正看着他。大部分的人一逮到机会就想破解叶修的阵式,不过夜雨声烦既然在魔法方面完全不开窍,那么他应该只是在观察叶修的涂鸦行为。

叶修抱着好玩的心态在舱壁上写了自己的名字,他不知道夜雨声烦看不看得懂。战队之间短则数十年,长则数百年没有往来,有时候连语言都已经完全不同。


看着那两个歪歪扭扭的镜文字,夜雨声烦笑了,他也在舱壁上开始比画。

浅蓝色的光痕变成了一个名字。

黄少天。

 


评论(5)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