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

【全职/叶黄】疼

之前一段时间脱圈了,没想到还有不少姑凉在关注这里,真是非常感谢。

哈哈之前写的百粉文没写完,脱圈这段时间就不知道扔哪去了,有机会再补上。

总之前几天有位姑娘特地私信给我,希望我继续写叶黄,让我很感动,所以就回来丢些小段子吧。只是隔了好久没写,希望不会看起来很奇怪,有BUG也欢迎大家除虫啊。

--



疼。

 

这是黄少天满身冷汗的醒来之后第一个想法。

翻江倒海的疼。

黄少天抱紧肚子,在酒店KingSize的双人床上卷成一尾熟虾。

 

「我靠靠靠…这是怎么了?难道是老子吃坏肚子了吗?不啊我对我消化器官钢铁般的意志有着深刻的信任…就算吃了老叶煮的黑暗料理我都挺过去了…但是这他妈的真是…痛死我了…」

一般人痛了可以靠喊叫来减轻痛苦,摆在黄少天身上那就是用更多废话来减轻疼痛。


虽然如此,但是痛还是痛。黄少天觉得自己快挂了,他伸手抓过床头柜上的手机,开了录音想留几段挖心掏肺感动天地的遗言给叶修,但是一开口就只冒出连串的『疼』。

 

这时黄少天注意到床头柜上除了手机还有电话分机,他颤抖着手抓起话筒。现在是下午自由活动的时间,国家队的成员早就各自溜哒去了,黄少天只能赌一把,拨通了喻文州房间的号码。

 

『喂喂?』

「队、队长!太好了…你在啊…」

 『少天?怎么了?你的声音听起来很没精神啊。』

 「…我…肚子疼…疼死了…队长…我觉得我可能快死了,我要是死了你要把我的骨灰…洒在蓝雨的花园里啊…」

 『少天,你乖乖待在房里,我立刻过去。』

  

危机处理技能MAX的喻文州来到房里之后,立马干净利落的检查了一遍黄少天。黄少天一边痛的直哼哼,一边又有点害臊。除了叶修还真没人这么认真看过他的上半身。

 

「没发烧,肚子摸起来也正常,少天,你会想吐吗?」

 「不…就是疼。」 

「那最大可能性就是吃坏东西了。走吧,我们去医院。医院很近,你还能走吗,少天?」

 

黄少天点点头,虽然感觉自己的肠子跟蝴蝶饼一样打了个花式结,他也不想搭救护车。万一真的是他贪嘴吃坏肚子,这国外人生地不熟的,丢脸都丢特大发了。

于是黄少天从行李箱里随便扯了件便服外套,又匆匆忙忙的把包里的东西都丢出来找证件,期间还因为疼痛分心而打翻了装饰用的花瓶,留下一地狼藉,就在喻文州的搀扶下摇摇晃晃的出去了。

但是他忘记了,叶修跟他是一个房间的。

  

于是当国家队领队叼着根没点着的烟(饭店禁烟),打开房间,看到的就是一片彷佛抢劫过后的惨状。

 

叶修皱了皱眉,黄少天邋遢,但也没这么邋遢啊。于是他试着打手机给黄少天,但来电铃声却是从床上传出来。叶修拉开乱七八糟的被子,就看到黄少天的手机压在那下面。

手机上还开着录音APP,叶修按下播放键,里面就传来了黄少天有气无力的喊疼的声音。叶修眉头皱得更深了,他忍不住揉了揉眉心。

 

这小P孩又在搞什么花样?

 

叶修决定找比较靠谱的人,于是他用内线电话拨通了喻文州。也没人接。

这下叶大神真的不淡定了。

黄少天搞出什么夭蛾子实属正常,但喻文州可不是个会抽风的主。

 

叶修决定把国家队其它成员都叫来问一问,但是昨天的比赛中国队大胜,今天一天全都是奖励兼放风的自由活动时间,其它人早不知道上哪去玩儿去了。

叶修深吸了一口气,笑着把没点着的烟拿了下来,折成两段丢进了垃圾桶。

 


当张佳乐跟李轩、方锐结束了一天愉快的放松之行,才踏进酒店大厅,就看到叶修坐在可以看到所有人进出位置的沙发上,皮笑肉不笑的盯着他们。方锐敏锐的感觉到大事不妙,正想逃走,就被叶修叫住了。

 三人只得乖乖坐到了叶修旁边的位子上,只觉得一头雾水,但是目前的状况看起来不适合英勇反抗。

叶修咬着烟,翘着二郎腿:「黄少天去哪了?」

 张佳乐一头冷汗。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坦白从宽。」

 方锐两手一摊:「老大,我们真不知道啊。」

 「是吗。那就坐在这,等剩下的人回来。」

 

 于是当黄少天吃了药挂了点滴出了院,一边嚼着热狗堡没事人似的跟喻文州回到酒店时,就发现国家队全体成员都坐在酒店大厅里看着他们。

一些人的眼神是恶狠狠的,一些人的眼神则是同情,还有一些人是看好戏。


黄少天觉得肚子又疼了。


 

 


评论(38)
热度(240)